寫在前面
這裡是由日本作家渡邊浩貳和台灣編輯林依俐個人共同管理的部落格,
我們將藉由網路連載方式,陸續公開兩人在2009年2月18日於東京某處所進行的對談文字化內容。
非常歡迎您在閱讀之後,能夠透過噗浪、留言或電子郵件等方式,
告訴我們您的感想、意見或是經驗分享,也歡迎針對或不針對內容來向我們提問。
詳細還請見「關於迴響的注意事項」一文,謝謝。
 林:說到被排擠出學校的孩子,其實在我這裡,全力出版這裡發表作品的作家裡,就有一個高中輟學的孩子哪,叫做張季雅的女孩子。
季雅頭腦非常好,實際上她在校時也是個優等生,高中也是上了雲林那裡的第一志願,就讀文組資優班。那樣的她之所以離開學校,並不是「因為成績變差所以不想去上課」或是「被人欺負所以想離開學校」那種,遭到壓迫而被排擠,而是來自更為現實的問題——因為家裡的經濟環境恐怕支付不了大學的學費,所以覺得自己「似乎也不用考大學吧。」可是這個想法,卻讓她後來連高中也唸不下去了。
因為季雅很會畫漫畫,所以她想到將來想靠畫漫畫吃飯,於是與她的老師交涉。「老師,我不想考大學。」「咦咦?妳成績這麼好,不考大學太可惜了吧!」「不過,考了大學會更可惜啊……我們家沒有那麼多錢。」「原來如此,那老師瞭解了。妳可以不用考大學。」大概是像這樣,總之學校方面也諒解了。到這裡是沒事。

張季雅15歲時的作品。下篇請見這裡
但是,季雅不打算考大學,班上其他同學卻要考啊!全班只有她一個人不打算升學,這就發生問題了。畢竟是第一志願,從二年級下學期開始,上課時的內容幾乎都開始以升大學為主,都是針對為了考大學的學生而設計的課程與複習。而且她待的班級還是成績好的資優班,更是被當作重點加強。「可是,明明我不打算考大學,為什麼要跟著大家一起為了考大學唸書呢……難道學校沒有為了不考大學的人所設計的課程嗎?」很不幸,就是沒有!台灣的高中長年以來,都習慣以考大學作為前提在教學,結果導致學校竟然沒有給不打算上大學的高中生上的課!
「學校沒有辦法為妳一個人準備特別的課程,還是請妳跟大家一起上課吧。」於是就因此產生了一些彼此的堅持,然後季雅就……就開始蹺課了。
渡邊:喔,那真是很需要勇氣的選擇。
 林:我覺得真是……好青春、好純粹哪。不過老師那邊也不是用很兇惡的態度或怎樣,就只是單純地說:「真的很抱歉,學校沒法準備這樣的課程。」而已。不過總之兩造就都是陷入了僵局,最後是季雅回家跟家人商量,與父母商量可不可以讓她休學。
她的父母,該怎麼說呢,幸好真是相當心胸寬大、思想開明的。是個在雲林縣種茶的家庭。他們聽了季雅的想法,也願意尊重她的選擇。
於是季雅就這樣休學上了台北,邊作保母之類的打工賺取生活費,然後嘗試自己究竟能不能靠漫畫討生活。
渡邊:於是乎就能更全心投入在漫畫的繪製上,真好。
 林:是這樣。或許也因為如此,季雅來投稿的時候,她的作品展現出了根本不像是20幾歲的……喔,當時她還不是20幾歲,不過是17還18歲左右,還不滿20歲。展現出令人難以相信作者是10幾歲的畫力,還有故事的構成能力,看到她拿來的投稿時,我差點嚇到跌坐在地。我想她能有那樣的水準,大概也是因為她捨棄了許多東西,將一切完全集中在繪製漫畫之上的緣故。
只是,嗯,怎麼說,我想本人也有些在意吧,從我的角度看來,17、18歲這個年紀,應該是要更多跟同輩的朋友們閒聊瞎鬧的年紀也說不定,這方面的欠乏,也多少反映在她的作品裡。像是能夠很準確描繪親子或兄弟的關係,但對於同輩或一定年齡層之間的人際關係變化,感覺就沒有辦法描繪的像親情那麼確實貼切。
渡邊:這本來應該才是該在學校裡學習的。比起升學考試,這種人際的互動訓練才更是重要。
 林:不過,有趣的是,季雅又會自己主動去找尋,能夠彌補這缺陷的東西。
渡邊:是喔。
 林:因為她很喜歡棒球,所以常常去棒球場。去棒球場看棒球,然後與同樣是球迷的人們交流。所以,季雅雖然比起同輩的人,與跟自己年齡相仿的人在一起的時間短很多,但卻藉由看球而認識很多輩分不同的人。像是從50幾歲的人口中聽到老球迷的心聲,從30歲的人那裡聽到在職場遇到的酸甜苦辣,得到了各式各樣的溝通經驗……嗯,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話說得前後矛盾。是,我想說在學校以外同樣也有很多方式可以得到經驗與學習,但另一方面,還是有一些只有與年齡相仿的同輩才幹得出來的事,是在學校裡面才有的,不只是為了考試唸書的,其他的東西,希望學生、老師與家長都能珍惜。
渡邊:其實在學校裡,考試唸書以外的東西才是真正重要的,可惜大家都還是把唸書放第一……
 林:其實像唸書,或說是「學習」這件事,我甚至覺得在學校以外的地方進行還比較有效率。而且說到學習,就算是窩在家中,就算是去到棒球場,說真話只要有心,哪裡都能學到東西。
渡邊:現在只要走到書店,就能找到針對包羅萬象主題所撰寫的專門書,就算是稀少的主題,用網路去搜尋也通常都能拿到手。各式各樣的資料,也逐漸地被放上了網際網路。就算不在學校,要學習根本不怕沒教材。
 林:如果繼續延續季雅做為例子……她在學校裡沒有學到的東西,結果一個程度上,卻在棒球場上學到了,而且還超越了世代——也就是如果留在學校裡,可能就很難觸碰到的範疇。然後,季雅當時在《挑戰者月刊》上最早的作品,因為她想畫的主題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拿來的東西總是很雜,結果就一直再重複重訂劇本重畫分鏡,一直沒啥進展。於是我就……怎麼說呢,我想若不出個題目,這樣下去大概是很難有進展。然後我就開始想,我希望她畫什麼樣的主題呢?在這個時候,我想到了那首叫做『帶我去球場』的歌。
渡邊:就是『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吧。
 林:是的。我跟季雅說,希望她把那首歌的歌名「帶我去球場」當作是標題或是主題,然後畫個什麼,短篇的東西。而主要角色要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有些傷殘或是什麼原因使他不能跑步,或是沒有辦法去球場之類的。給了季雅一點限制,然後,就請她思考看看。結果沒想到她竟然跑到Google論壇找大聯盟板,而且還直接用英文留言……說來她是文組資優班的優等生,其實也蠻正常的……總之就是在那裡直接問美國人:「各位在對於那首歌有什麼回憶嗎?」
渡邊:那首歌在球場上,應該還是在第七局,大家一起站起來唱的時候是最讓人興奮的吧。一般而言,美國人多少都會對於那首歌有些回憶才是。


拍攝了第七局合唱『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的家庭錄影帶。

 林:然後就有了17還18個留言回應季雅,她又從裡頭篩選出需要的情報。
渡邊:真是太有趣了。了不起,這不就是直接從個室與世界溝通的典範嗎?
 林:是啊是啊。實在是太令人驚豔。而且季雅還特地將那些回應她的留言轉寄給我:「請總編看一看!」這樣。老實說總編的英文很不好,不靠線上翻譯大概只能看懂一半。那時真的覺得蠻丟臉的,「啊啊我輸給一個19歲的!」給我帶來很大的衝擊。

而這就是張季雅的出道作。其實新竹球場篇則是同時提出的劇本,
根據同樣的命題,用不同方式展現的雙子篇。
渡邊:像這樣的方法論,現在絕大多數的教師其實都還沒有準備好也說不定。
 林:或許吧。季雅高中時代的同班同學,之後大家都考進了所謂的好大學。不過從我來看,就僅僅看現在,我會覺得她比起其他人更為融入這個社會,也更為具備在這個社會裡生活下去的技能——雖然她在學校裡是個不合乎規格的學生。
渡邊:是啊。我認為這樣的人反而會成為主流的時代,絕對已經近在咫尺,所謂資本主義的崩壞或是學歷社會的崩壞,根底所存在的,就是這樣的現象。從某個角度看來,或許是崩壞,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絕對也可以見到新的力量一口氣地湧上勃興。
 林:所以,我認為在這裡必須改變……改變我們對於學校,或是廣義點來說,對於公司或組織的思考方式才行。季雅在將來,就算全力出版倒了,她在其他出版社也找不到門路,沒有辦法繼續當漫畫家下去,我想她也會比她以前的高中同學,在求職或創業上來得有利得多。雖然不見得月收可以高到哪裡去就是了。
渡邊:沒錯。我也認為將來社會所需求的,反而會是像季雅這樣的人。
 林:季雅的同學有人考上法律系,也有在唸新聞系的,現在已經是大學三年級要生四年級了吧。接下來可能會碰上就職難的預備軍。尤其是新聞系的,出來到底能幹嘛?總之感覺相當不安定,而法律系的人,要成為律師大概也要花上好幾年。但是,季雅現在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到兩到三萬元,大概是文科畢業的一般上班族水準,她也確實擁有拿到那個額度的技術。比起來,我覺得季雅比較適應這個社會。
台灣是個學歷至上主義的社會,看到家庭環境不好,無法負擔學費而放棄升學的孩子,許多人都會口吐「喔,好可憐喔」然後以憐憫的眼光看待他們。說真話,要是家庭經濟狀況真的不好,才真的應該放棄升學,放棄升學才是正確而明智的選擇,一點都不需要這種學歷本位主義者的假惺惺憐憫。「學習」這種事隨時隨地都辦得到。為了改善生活水準或工作效率的學習,更是在學校裡找不到。
我想說,如果你的家庭經濟環境不好,才是要趕快出社會賺錢,將經濟狀況改善之後,還想再回學校的話再回去就好了。有了在社會上做事的經驗,在學校的唸書學習也一定能夠更有效率的,尤其是在大學。
而我看著總是很有活力的季雅,怎麼說呢,會覺得「超宅」這種人種,不見得是窩在家裡、窩在密室裡上網或窮究專長這樣而已,應該是以密室為中心,出走到各處去活動學習,然後再回到像是秘密基地一般的密室裡,從體驗裡再去窮究更上一層的東西,那樣的生活方式吧!
渡邊:從體驗裡,去追尋窮究自己喜歡的事物。
 林:是啊是啊,那樣的話一定很有趣吧。
渡邊:不過,雖然我們現在有共識,但來自舊世代的巨大壓力,我想可能還是無法避免——有太多承認這個變化就得關門的學校,也有太多承認變化就得走路吃自己的老師。這樣的他們會為了保護自己,不停地放出訊息威脅大家:「休學是很不好的!你以後會無法在社會上生存!」或是反過來,不停地重複像是「好好專心升學,考上好大學有份好學歷,之後畢業就可以進大企業,進了大企業就可以保障你一生。」之類的謊言。
【待續】
次回「菁英之路的崩壞
預定將在2009年8月10日更新
歡迎你的引用或提及本篇文章,引用時還請連結這個部落格。
你也可以利用下面的代碼,以Comibook形式轉載整篇文章,
但是請儘量不要用剪貼文章的方式直接轉貼全文。
如果是在論壇或BBS,我們建議你直接貼上連結至本文的網址。

請先閱讀「關於迴響的注意事項」之後,再與我們分享你的迴響。
期待你的感想、提問與意見。本回專用噗↓

創作者介紹

超宅勸進論

hirakikom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nofish
  • 下一篇!(敲碗)
    下一篇!(咬筷子)
  • 楠蛤正成
  • 能看到這樣的文章深受感動!!!

    林依俐閣下你好,在下經人介紹,有幸看到這篇文章,

    在下是就讀美術系的學生,個人認為美術已經是別於一般體制的教育了,

    在學校跟教授以及同學都要不停的交流思考,才能萌生創作的靈感,

    但是這也要有所意會的人才會如此認為.

    就像閣下說所的台灣這種教育現象的枷鎖,能說台灣現代化不成熟或意稱現代人無法察覺的

    後現代現象,受大眾文化所控制的,就連教育也大眾化了......(普及是幸福,然而大眾化是種麻木)

    沒有自我定義的個體,十分容易受這種不用思考的工具理性的形式感染,

    個人所認為的宅,也就是閣下所說的超宅勸進論,就是能明確知道自己意識凝聚模式的人,

    別於社會所給的範例,堅持自身想要的生存方式,就像閣下所提及的那位漫畫家,

    真是讓在下心有所感,因為縱使學校灌輸我們的風氣是開明自由的,

    但當我們真能成為一位創作者,我們無疑是要讓人能去思考什麼,或是察覺什麼.

    這或許是對現有整體的社會的一種挑戰跟批判........就像閣下說需要改變的過程中

    的陣痛跟磨合吧!
  • 楠蛤正成
  • 希望能連接貴站!!謝謝!!

    不好意思!!說的有點不清不楚的,在此補齊一點ˊwˋ;

    說到個人所認為的宅,就是能明確知道自己意識凝聚模式的人,
    別於社會所給的範例,堅持自身想要的生存方式,怎麼說呢?

    比如說每個人活著都在為自己寫著故事,然而每個年代的社會都會有流行的範本,

    不去思考,不去反抗的話就容易照著範本去寫自己的故事.......

    而御宅就是能不畏懼社會的範本,堅持自己所為自己所寫的故事(某方面來說,已經死了的御宅就是寫著社會所給的失敗範本吧?)

    不去思考,就不會知道到底好不好,不知道好不好,就不會想要改變,就算一切都已經腐敗了.......

    林依俐閣下!!
    希望能轉貼這篇文章,或是連結貴站,請問可以嗎?謝謝^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