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裡是由日本作家渡邊浩貳和台灣編輯林依俐個人共同管理的部落格,
我們將藉由網路連載方式,陸續公開兩人在2009年2月18日於東京某處所進行的對談文字化內容。
非常歡迎您在閱讀之後,能夠透過噗浪、留言或電子郵件等方式,
告訴我們您的感想、意見或是經驗分享,也歡迎針對或不針對內容來向我們提問。
詳細還請見「關於迴響的注意事項」一文,謝謝。

hiraki09a.jpg

 林:不過我對於這個PS人或任天堂人的理論有一點意見……應該說是補充吧。無論怎麼說,密室最終還是個「地點」,存在於現實某處的一個地點。
所以,雖然同樣是PS人,該怎麼說呢,思考事情時的骨架雖然類似,但附著在那骨架上的肌肉畢竟還是不會是相同的。若是沒有屬於自己的肌肉……也就是如果沒有自己的經驗或思想,也無法跟其他的PS人搭上什麼話。沒有什麼自己獨特思維的PS人,在PS人之中也是最低等級的,在PS人的活動圈子裡,大概也是只能被人說「你參加也沒啥幫助,不如到外面等結論吧」的那種感覺。而同時PS貴族則可能手持葡萄酒,用PS3的視訊對話一起討論電玩的未來,共有並使盡彼此的知識與技術,共同創造出次世代的遊戲,然後在PLAYSTATION ® Store與全世界的PS貴族共享,一直在門外的PS平民,在此時終於能夠順便玩到……可能是這樣的感覺吧。
雖然身為PS人。但是卻沒有什麼獨特的技術或見識,我想到頭來還是上不了台面……或說是被自然邊緣化,只能站在一邊等結果。現實的國境越是模糊,那種只有在這裡在當下的自己才有的「什麼」,反而會越顯得重要。沒有獨特之處是不行的。
那樣子的感覺,還是……雖然有點岔題。在過去……具體的人事物名我就不提了。我自己目前雖然是在台灣出身的插畫家VOFAN與日本出版社的講談社之間,擔任工作內容的討論或時間調整等,有點像是製作人又像是經紀人的工作。不過像這種由日本出版社向台灣的漫畫家或作家的跨海邀稿,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情。在過去不管是小學館或是講談社,都有過這樣的例子。但是那幾乎都是由日本的出版社,將台灣作家帶到日本去工作。我對於那樣的作法,總是有些無法釋懷。
渡邊:想畫漫畫的話,不是在台灣創作透過網路寄送過來,而是直接來到日本,成為日本人再畫吧——的那種感覺嗎?
 林:是很像那樣。但是啊,大多數在現實上還是成不了日本人的。不是進入公司領取固定薪水,而是靠接案拿報酬生活的話,工作簽證是下不來的。日本的出版社對於作家通常是發外稿,不會直接雇用,沒在公司上班就很難取得正式工作簽證。
不過,就算是採用在台灣創作,然後藉由網路寄送出去的方式,那種「你只要住在日本畫給日本人看的東西就可以了。反正你們那些台灣讀者,只要是日本人做的、在日本做的的話什麼東西都好吧!」的那種態度,那種日本編輯,還是讓人感到很噁心。我實在很想說,那你乾脆跟作家明說「你生錯國家了」,然後負起找上他的責任,替這個人準備好日本國籍之後再來帶走他吧!
渡邊:在電影的世界裡,我也常有類似的感受。現在其實在美國的電影業界裡,有許多日本人都闖出了一番名堂,獲得成功。像是特殊化妝的某某人啊,服裝設計的某某人之類,有許多日本人的名字都常常出現在好萊塢電影的工作人員名單裡。那雖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卻跟日本創意內容產業的水準與力量完全無關——只是優秀的人剛好出生在日本,他們靠自己,還有好萊塢所給予的機會與訓練獲得了成功,跟日本沒有關係。
 林:非民族國家的美國在立國基礎上原本就有些那個味道,所以的確會有這種感覺吧。不過我對這感覺,在生理上有著相當強烈的排斥。在我心中真正理想的形式,應該像是住在日本,卻像是身在美國一般活動,用「住在日本的自己」去對美國人造成影響,發揮影響力。而不是成天想搬去美國當美國人,成天怨嘆自己要到美國才有出頭天。
附帶一提,在給了VOFAN許多工作機會的講談社太田克史先生身上,我就完全看不到那種日本編輯的傲慢。在繪製小說《化物語》(西尾維新著)的插畫工作裡,太田先生給了我不少原本是日本編輯的權限,也給了VOFAN很多空間,讓語言、文化、所在地不同而產生的「差異」,能夠反映在作品上……雖然不知道他是刻意還是隨性所致,但現在這樣的作法,隨著《化物語》在日本的大賣,確實在日本市場留下了成果。現在聽說要趁著製作成電視動畫的機會,再進一步地在世界的市場留下成果——雖然我是不曉得他是說真的還是說笑的(笑)不過還是讓人很期待。要是為了像太田先生這樣的日本編輯,我倒是很願意貢獻我的一切,全力以赴。
渡邊:具有特色的日本創作者雖然身在日本,卻能運用在自己的房間裡發酵成熟的創作力去參加好萊塢電影製作——我認為在今日這樣的製作模式早已經化為可能,我們應該更積極一些。要不然,有志於製作電影的年輕人想要完成夢想,都必須又非得從洗盤子開始不可。
我覺得香港的電影業界在90年代,似乎曾經有過這種模式並差點成功的跡象。過去香港優秀的人才,常常到最後都會移民到美國去。在電影製作上充分利用網路通訊連結之後,香港的電影工作室就開始運用網路,讓住在香港的工作成員也能順利且自然地參加好萊塢電影的製作了。拉一條專用線與好萊塢的電影工作室24小時相連結,找出一種使得距離完全不是阻礙的工作模式。可是,那也只到1997年為止就是了。
 林:可惜1997年回歸之後,那樣的模式也就崩壞了啊。
渡邊:嗯。不過在崩壞之後,中國電影的水準就突然升高了許多呢。那時是有什麼比較大的變化嗎?
 林:嗯。香港人在回歸之後,若不是去美國,就是留在香港、廣東一帶作中國電影,可能是這個原因吧。說起來電影工業在蠻早之前,在90年代就開始有這樣跨國界的全球性展開呢。不特別以國籍去作分別,將各式各樣的工作人員,從各個不同國家召集聚在一塊,一起共同創作某個東西……這裡就是電影啦……然後將其在全世界發行,回歸給世界。雖然說距離理想的型態,可能還有一點點距離,還有些怪怪的地方,不過我想這是一個已經呈現在眼前,可以試著依循再思考的方向。
渡邊:藉由像是林小姐這樣的人去努力投入的話,不知道在漫畫與小說方面,是不是也有機會能建立起這樣的機制呢?
 林:取之於世界,回饋於全球——我認為在漫畫與小說方面,是充分有著這樣的可能性的,甚至覺得已經能看到一些輪廓。只是啊,作下去還是會覺得有些困難的,語言造成的隔閡還是比想像中的難以打破呢(苦笑)相較之下,影像跟音樂在這方面或許還比較容易跨越,只有文字啊……不過現在參與ComiComi開發時,就是儘量在作這方向的嘗試。
渡邊:在日本也有像剛剛提到的太田先生般在努力的人。若是能夠撐下去,這裡也能成為不輸給好萊塢的創意內容泉源。而如果能夠建立起系統,創作者也會更有幹勁——在這裡努力創作、大膽發表的話,就有可能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林:在《JOJO奇妙的冒險(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裡的那句「替身使者是會互相吸引的」,還有《足球小將翼(キャプテン翼)》裡的「只要一直踢足球,我覺得我們總有一天會在某處相遇的」——我想這兩句話,大概就是關鍵字吧。具有跨越國境的藩籬,聚在一起共同創造出新事物能力的人,遲早是會相遇的。說是「遲早」,我個人是覺得會更早一些也說不定,不,一定會更早吧。其實已經是那樣的時代了。
就算是現在,我已經遇上太田先生,也遇上了渡邊先生。聽說太田先生在韓國也遇到了一位很有趣的人。像這樣的人會很自然地聚在一塊,在幾年後,便會產生一些改變,可以改變一些什麼。這當然是有點理想成分,不過我是這麼相信的。
渡邊:這正是「超宅主義」這個字眼想要表達的事象啊。我基本上是個SF作家,不過寫的不是Science Fiction(科幻小說,科學幻想小說)而是Sim Fiction(模擬虛構小說),也就是以模擬預測近未來,進行各種思考實驗,來作為創作立足點的作家。而當我在思考電腦與網路將會如何改變人類生活時,我想像這樣的變化,是會讓個人與世界的得以連結,進而使得個人的幸福與世界的幸福直接連結——那種像是「地球腦」的狀況。
而在形成「地球腦」的過程裡——像是國境被陸續破壞,情報或貨幣的意義產生變化之類,越是發生這樣巨大的變化,個人的力量就會越為重要。
也就是說,就像是腦中的腦細胞彼此用電流傳導訊息,或是伸展神經節互相連接那樣——個人與個人由於各自的特質與所發出的訊息,自然地互相吸引,連結彼此。這樣的引力,我想那就是我想說的「超宅力」的本質。
【待續】
次回「『宅經濟』的全球化(下)
預定將在2009年6月22日更新
歡迎你的引用或提及本篇文章,引用時還請連結這個部落格。
你也可以利用下面的代碼,以Comibook形式轉載整篇文章,
但是請儘量不要用剪貼文章的方式直接轉貼全文。
如果是在論壇或BBS,我們建議你直接貼上連結至本文的網址。

請先閱讀「關於迴響的注意事項」之後,再與我們分享你的迴響。
期待你的感想、提問與意見。本回專用噗↓

創作者介紹

超宅勸進論

hirakikom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c642y1k5
  • led燈~條只要﹍48元♂

    01.hk/aloha/